• 清远 多云 17℃~11℃

“祸港四人帮”是如何“炼”成的?

来源:作者:发布时间:2019-08-23 查看数0
在茶餐厅的前四回中,港嘢君分别讲述了黎智英、李柱铭、陈方安生、何俊仁各自的祸害史,今天,港嘢君想来专门讲一讲,他们如何相互勾结、沆瀣一气,最终结合成为“祸港四人帮”的。


臭气相投,频频宴聚密谋祸港


正如经典影片《教父》里的情节,陈日君还一度与黎智英传出“黑金丑闻”,让这位“红衣主教”声名狼藉。此段公案留文后压轴,港嘢君还是先讲讲让“祸港四人帮”走到一起的另一重大原因——美西敌对势力。

找洋人、告洋状,是“祸港四人帮”乱港的重要招数。香港媒体发现,每逢反对派阴谋策划重要的乱港活动时,黎智英、李柱铭与陈方安生等人都会赴美“找靠山”“告洋状”,或者在香港等地密见美方外交、情报界人士“听意见”。

△陈方安生与美国副总统彭斯

△陈方安生与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

第一波“占中”骚乱爆发前夕,即2014年4月4日,陈方安生、李柱铭一同赴美,并想方设法拜见美国时任副总统拜登。同年9月5日,反对派举办的“香港2020”政改论坛上,李柱铭、何俊仁等人悉数到场,还公开与香港学联代表、美国驻港领事馆人员见面。

此举对外释放两大信号:一是“祸港四人帮”有美国做靠山,二是借机与美国情报人员接触。香港媒体报道说,那次所谓政改论坛上,有多名美国情报人员以“学生”的身份参会。

“美国会保护学生领袖。”美国国家安全局(NSA)前情报员丹·加勒特(Dan Garrett)在“香港2020”政改论坛上公开鼓动说,华盛顿要求继续在港推动社会民主运动,尤其是推动青少年做“远东社会的民主前锋”。

5月16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与香港前立法会议员李柱铭等讨论引渡条例问题

丹·加勒特还承认,他与前美领事夏千福均出身五角大楼。如今,丹·加勒特的公开身份是香港一家网络媒体的摄影记者。港嘢君也查阅相关图片库发现,他所拍摄的照片以歌颂“港独”活动居多,对香港警察则持丑化态度。

“祸港四人帮”当时频繁与外国情报人员接触,其章法与当前反“修例”骚乱如出一辙。5月,李柱铭访问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8月,李柱铭、陈方安生暗会美驻港总领事。其中,黄之锋等马前卒也参与这场密谋,美方还有政治部主管朱莉·埃德(Julie Eadeh)同场。

朱莉·埃德可非等闲之辈。公开信息显示,她毕业于美国东密歇根大学和乔治城大学当代阿拉伯研究中心,供职于美国国务院的心理战部门“民主、人权及劳工事务局”。她曾经身穿防弹衣在中东战场大搞渗透活动。

2010年,在台湾和上海完成汉语培训后,朱莉·埃德被短暂派驻美国驻上海领事馆工作,被曝曾参与撰写抹黑中国人权的报告。这次,香港“反修例”乱局之中,美国派出朱莉·埃德等多名渗透高手。

“修例”直接触动了西方国家的利益,香港就不再是“逃犯的天堂”,他们的情报机构可能会受到正面损失。香港媒体报道,美国驻港领事馆当前有千余名所谓“外交人员”,却从事着各种与身份不符的地下活动。一旦“修例”成功,香港将不再是他们胡作非为的法外之地。

根据香港《大公报》披露,“祸港四人帮”之中,与美国政要、尤其情报机构接触最频繁者当属黎智英。

2019年7月,香港新一轮骚乱前夕,黎智英密集拜见了多名美国政要,包括副总统彭斯、国务卿蓬佩奥、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共和党参议员克鲁兹、贾德纳、斯科特等人。 

黎智英和美国副总统彭斯(右)会面

“香港正在为美国而战,香港民众正在同美国一道,与中共进行一场价值观的战争!香港人需要知道美国站在他们身后!”黎智英不惜公开讲出了这样的汉奸言论。

而在早年间,黎智英就曾聘用马克·西蒙做商务助理。最近,一些泄露的邮件和求职信还是泄露了马克·西蒙的真实身份。《南华早报》曾援引他的一份私人信件,“我爸爸为美国中央情报局工作了35年”“我在美国中央情报局实习,效力海军情报工作四年”。

在频频密会美国情报人员之外,以黎智英为首的“祸港四人帮”,还频繁接触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它也是一个挂羊头卖狗肉的非政府组织,又被戏称为“第二中情局”,它的资金来源主要是美国国会拨款。

 这也是“祸港四人帮”孜孜追求的钱袋子。


分赃不均,祸港阵营嫌隙不少


让“祸港四人帮”走到一起的还有金钱,在这方面,他们一直是美国政策的受益者。

从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官网公开的财务报表来看,该机构从1994年至今一直对香港“人权”“民主”活动进行资助,总额高达1064万美元(约合人民币7500万元),并呈现逐渐增高的整体趋势,以及暴增的特殊年份。

其中,1998年、2012年、2014年和2017年,都是“突增年”。很巧合的是,这与香港“雨伞运动”“占中”运动爆发的时间高度吻合。

对于资金的具体流向,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官网并无透露。不过,这么一笔笔庞大的资金,如何分配的确是个大问题,总不能派人上街亲自分发到每一名骚乱者手中吧?

这时,来自大洋彼岸的真正金主物色到了一只“白手套”——黎智英。如今,黎智英已是人尽皆知的搞乱香港“黑金金主”。2005-2011年间,黎智英多次捐款给泛民政党以及个别人士。而在这其中,收到捐款最多者又是他的“老友”陈日君,香港《文汇报》曝光说足有2000万港币之多。此外,民主党、公民党也分别得到1300万和1500多万港币。


2012至2014年间,黎智英又被曝向乱港组织及相关人士输送“黑金”,总额高达4080万港币,涉及反对派的7家政治组织,以及14名个人。其中,陈日君、陈方安生、李柱铭三人名列三甲,共计980万港币。

当然,黎智英也是“无利不起早”,不会傻乎乎的做“二传手”赚骂名。作为对他“犬马之劳”的回报,美国人支持他向中国台湾发展,以及对缅甸的投资。香港《大公报》透露,黎智英在缅甸的投资包括低价收购土地、入股缅甸银行等。

不少人认为,这些商业举措也有很多是“障眼法”,其真正的目的是让美国中央情报局的资金名正言顺地转为商业资金,将“黑钱”洗白洗干净。

正如“小人利口实,薄俗难可论”所断言,小人持家不可持久,“祸港四人帮”内部也存在政治见解和经济利益分配的矛盾。两年前,分赃不均曾一度导致“泛民金主”内部分崩离析。

在2017年所谓“黑金丑闻”曝光时,“红衣主教”陈日君一度“黑面”拒绝回香港记者的提问,并矢口否认收受黑金。后来,他为形势所迫才公开承认,但一直否认有关款项是政治献金,坚持“捐款”主要用于资助慈善团体及内地的地下教会,更自称所得捐款只剩下数十万港币。

不过,天主教香港教区管理层最终还是决定,从今以后,教会不接受黎智英的捐款。

祸港乱港阵营内部也一直存在政见分歧。仅从民主党内部流变来看,就存在主流派、汇点派、前线派以及少壮派(又称“乳鸽”)等派系。多年来,他们相互杀伐、分化组合,1998年以来至少发生五次大规模群体退党事件。

分赃不均、政见分歧以及外部舆论压力也让祸港阵营内部一直都有不少嫌隙。有舆论认为,别看以黎智英、李柱铭、陈方安生、何俊仁为首的“祸港四人帮”今天沆瀣一气、紧密勾结,说不定,哪一天就会因利益反目成仇、分崩离析。


我要说

登陆(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相关新闻